2015360012387b.jpg 

一位到非洲做田野調查的人類學家,尋找多瓦悠人

沒有熟悉的語言,面對不了解的文化

他在那裡的生活與研究,總有些不順利

在他回來後,看了自己的筆記和資料

還是有疑問的他,還會再去嗎

 

為什麼用天真二字來形容人類學家,我們想像的人類學家應該是很專業、

很有學識的,人類學家以實地調查作為研究,但對於各民族的描述中,

不免添加自我的主觀,在當地的民族來看,人類學家很天真吧!

在多瓦悠的文化裡,男人和女人的關係和我們很不一樣,男女雖然結了婚,

但似乎沒有愛情的感覺,在性放面在我們看來,感覺很隨便,

卻有他們自己的一套見解,女人可以和別的男人發生關係,

男人也可以勾引別的女人,他們的婚前懷孕也很多,

男女就算結婚也是分開生活,而且只有在行房才相聚,

結婚的女人也會向丈夫要夜度資,各地方民族都有不同文化,

我們和他們所認為的夫妻形式也很不同,但這種男女關係也會造成許多問題吧。

 

多瓦悠人有一種頭顱祭,是在豐收之後為祖靈舉辦,

感覺有點像我們的原住民舉行的一些祭典,死者在下葬之後兩周,頭顱會被砍下,

男性頭顱會被放在茅屋後的叢林,女性頭顱則會被送回她出生村落的一棟茅屋後,

落葉歸根。當作者尋問頭顱祭的一些問題,多瓦悠人的回答總是不離祖先,

因為祖先這麼做,所以他們也這麼做,他們的習俗應該可以延續很久。

非洲的醫療水準想必跟我們差很多,他們的看病方式是透過療者占卜,

用雞的內臟、玻璃球等,治療的方式在我們看來是很沒科學根據的,

但他們依舊遵循祖先的作法,也認為古老的療法比新療法好,

因為新療法不是經過祖先傳承,我懷疑這樣是不是不會進步,他們一旦生病,

在沒有正確的醫療下而枉死。

 

最後作者離開多瓦悠蘭,回到英國,卻還帶著與多瓦悠人相處的感覺、

習慣著在非洲大吼大叫,覺得世界改變了,但是回到英國一切回到從前,

卻不知道如何採買與點餐,看不慣白人匆匆忙忙的生活,六個月之後,

作者又回到多瓦悠蘭,繼續與那些有些不合常理的人們相處。

在多瓦悠蘭的社會裡,很多事好像都不重要了,似乎只要能活著,

很多事都可以笑鬧帶過,那也是他們的生活環境造成的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ishfish0531 的頭像
fishfish0531

渝兒也看書

fishfish05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ewelju0919
  • 重返多瓦幽蘭的結局更噴飯
  • 害我好想看阿~

    fishfish0531 於 2009/05/11 14:03 回覆